800-830-3836

直击采访现场——京华信息论AI时代程序员的生存和发展之路

来源:京华信息发布时间:2018-11-30

分享到:

当前,人工智能产业步入高速发展期,产业的繁荣带来了巨大的AI人才缺口。同时,基于AI的软件工程方法与自动编程技术已经出现,程序员面临被AI编程机器人替代的危机。在人工智能时代该何去何从,成了程序员迫切需要思考的问题。



日前,为了关注程序员在AI时代背景下生存与发展,由中国计算机学会广州分部、CCF YOCSEF广州和广州大数据行业协会主办、京华信息协办的“中国计算机学会青年计算机科技论坛(广州分论坛)” 在广州天河人才港隆重召开。


活动邀请了来自京华信息、阿里云、南京大学软件学院、唯品会等资深技术专家和技术高管分享他们的看法,100多位IT技术人员、算法工程师、管理人员、技术高管及CTO莅临现场,共同交流探讨AI时代背景下程序员的生存与发展之路。广东电视台对此次论坛进行了现场报道。



京华信息作为活动协办单位及人工智能龙头企业,现场接受了广东电视台的专访。京华信息陈衔佩先生在专访中从程序员的发展、行业人才需求等方面分享了独到的见解。AI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驱动力,想要把握住这一机遇得到发展,除了要把握时机、与时俱进,更需要选对发展的平台,站在AI行业巨人的肩膀上迎接时代浪潮。京华信息期待更多优秀的程序员和各类跨领域多学科人才成为京华人工智能事业中的骨干成员!


以下是京华信息陈衔佩先生接受专访的完整文字稿


记者:这两年人工智能非常火,关于人工智能是否可能替代程序员的讨论就没有停止过,很多程序员已经在思考他们是否会在未来失业了。请问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陈总:人工智能确实正在加速渗透到各行各业中,大家难免都有一种职业危机感。但正如工业革命将人类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我们不但没有无所事事,反而更忙了,人工智能的发展也是如此。


如今人工智能时代,人类脑力劳动确实正在被自动化、智能化“机器人”所取代。对于程序员这个职业来说,技术深度以及创造力不够的程序员在未来肯定会被淘汰。去年剑桥大学开发的一款人工智能系统DeepCoder已经实现了自己写程序,自己替代故障代码,修复软件缺陷。但程序员并不需过于担心饭碗问题,人工智能只是让编程工作中最枯燥的那部分自动化了,解放了程序员,让程序员能够将时间花在处理更复杂的工作上。


所以,无论是程序员还是其他职业,这种危机其实是人类自我发展的必然历程。与其说人工智能抢走了我们的饭碗,不如说我们人类真不想再吃机械重复、缺乏创造力的“那碗饭”,就让机器进一步解放了我们的双手和大脑,让我们有时间和精力去做更有价值、更有意义的事情。可以预见,未来并不是机器人替代程序员,而是程序员用更自然、简洁的计算机语言,指挥编程机器人高质量、高效率地生产代码,程序员也就彻底摘掉“码农”这顶帽子。

 

记者:这样说来,人工智能不但不是程序员的终结者,还是新的机遇、新的“风口”?

 

陈总:当然,如今的现实情况正是人工智能领域对程序员的需求呈现指数级、爆炸性增长。软件产业每个阶段的发展,都会导致对程序员需求的增加——从前PC时代只有几十万程序员,到了互联网时代上升到几百万,而今天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有几千万,人工智能时代有可能再上一个数量级,在中国的缺口就非常大,这是我们看到的大趋势。每个行业都会自我重构,从数据化到智能化,这过程肯定需要大量程序员深入到每个行业——全球都在说“软件定义世界”,程序员大有用武之地。


当然,每到一个新的发展阶段,新的工作需要程序员有不同的“技能集”,这是机遇也是挑战。比如人工智能,算法、模型是重点,对数学能力和编程能力的要求更高,程序员自己必须与时俱进。有的程序员将这个职业说成是青春饭,其实只是不敢、不想继续学习进步的借口,那他们被淘汰是必然的。只要保持热情,继续钻研,程序员也是可以当一辈子的。软件并不是代码用数量堆起来的,一个一般的程序员,和一个好的程序员,生产效率和质量差别非常大,好程序员可以以一当十、甚至当百。


现在很多学校才刚刚开设了人工智能相关课程,目前这个时间节点,正是介于学生学习周期和新专业迅猛发展的交界点,正是程序员进入人工智能领域的最佳窗口期。有的程序员觉得人工智能很难,似乎是科学家、精英中的精英才能干的事。其实,不仅在全国,甚至在全世界,人工智能的大牛都是极少的,最多几百人,甚至就一百人。但任何一个产业要发展起来,人才结构一定是金字塔型,光有顶尖的少数人是发展不起来的,必须有一层层大量产品化、工程化的团队,生产出能让用户买单的产品和服务。人工智能时代就是程序员的新时代!

 

记者:京华信息经过那么多年的发展,从办公领域的全国领先企业发展到基于人工智能的智慧知识系统全球领先企业,能否结合京华信息的发展,讲讲当前对人才的需要和要求?

 

陈总:是的,京华信息是一家发展了20多年的软件企业,算是“老程序员”了,但我们一直自我革新,不断进化,努力把握市场与用户的需求,提前做好规划布局,储备技术与人才。在人工智能方向,我们经过多年的刻苦攻关,独立研发出一套知识引擎,目前在全球还没有同类产品。去年,华尔街报道了美国摩根大通一个基于人工智能的金融合同审核软件,将律师审核金融合同的知识植入到软件中,由软件来代替律师智能化地审核这些金融合同。结果,那款软件仅用8秒就完成了律师需要36万个小时的工作量,而且工作质量更高,每年节省几亿美金的律师费。而我们京华用知识本体概念,把人工智能核心做成了引擎,所以比摩根大通那个软件的应用领域更广。


相比以往几代软件研发,我们这些年在新一代人工智能方向的突破难度更大,除了人工智能本身的算法与技术难关,还有与客户行业知识体系紧密结合的难关。因为我们做技术创新、技术储备不是为了卖弄炫技、自我欣赏,而是真真切切要用在各行各业中去创造人工智能的巨大价值。所以,我们特别需要交叉学科的人才和知识,仅靠IT人自己的技术知识是做不出来的,只靠行业领域的专家也是做不出来,需要不同领域的人才通力合作,攻克重重难关。


因此,我们人工智能团队的人才结构与同行非常不同,既有软件工程团队,也即程序员,研发出新一代人工智能知识引擎核心技术与各种智慧应用产品;还有知识工程团队——一支覆盖经济、社会、管理、信息等多学科的专业团队(都是文科生),面向领域实施知识工程,分级分类构建领域知识本体库与领域信息资源库。


所以说,人工智能时代,不仅仅是程序员理科生,文科生也大有可为,都是我们迫切需要的人才!同时,不仅仅我们京华信息需要上述人才,我们的生态圈伙伴也同样需要。我们正与各个领域软件开发商、知识集成商合作,借助知识引擎及知识资源库体系,共同为用户建立、营运各领域的知识系统,形成一个专业分工、协调发展的产业生态圈,为客户持续创造价值,从而使包括程序员在内的大家实现自身的价值!

分享到: